首页 > 综艺 > 正文

福建在建房坍塌事故:2人遇难 涉事人员已被控制

2019-02-23 01:08:30 编辑:张鹏志 来源:盛菲生活网

当年杨立遇到何叶柔之后,作为人形法宝的他顺便也是因为采集力人家的元阴之力,所以修为才得到了突飞猛进的进步,进而突然之间晋级为凝神中阶修士的。今天这位男修者提出这样的问题,倒是有些意思,乐得台下众位男修者一片哄笑。魔尊血毅为首,道“圣主!”也就是在同一时刻,判官蓝兹溜一声便没了踪影,让大个子的另一只手没有捞着他,这个古怪精灵的小家伙,迅速分成几块小小的火焰,毫无声息地将几位长老的后衣襟给撩着了,火焰瞬间在长老之间燃烧。

没过多久,勾玄宗再次涌来一批援手,两名白发苍苍的老者,身上散发着强横的气息,皆已经立足于羽化期,称得上是一方强者,哪怕是一群自命不凡的天才都只能干瞪眼,强忍着怒气退避。无名听着他们的话,似乎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只是书魂而已,只当这是真正的魔界,根本就没有见过真正的魔界,他们是在魔道的功法之中诞生的。

  “救命稻草”还是“经济鸦片”
  超前消费让年轻人“穷忙”

  “9日还3000元的‘蚂蚁花呗’,17日还2500元的‘自如房租’,30日还1500元的‘京东白条’。”在广州白领姚薇的日历上,每月有3个日子是用红笔圈出来的。

  尽管一个月的固定债务达到7000元,但在刚刚过去的情人节,姚薇还是送给男友一台价值2000元的游戏机,“也是用信用卡透支的”。

  对这个90后而言,“超前消费”是日常生活的重要组成,“基本上都是这个月花光下个月的收入。”有时遇到不理解的目光,她还会主动解释自己的“消费观”,“开心最重要,现在借贷平台那么多,先买完再慢慢还吧。”

  开心归开心,姚薇也为“超前消费”付出了代价DD工作3年,不仅没有落下存款,反而欠下不少债。

  伴随80后、90后成为消费市场主力,“这月买下月还”的消费方式已然不是一件新鲜事。前不久,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发布的《2018中国消费信贷市场研究》显示,截至2018年10月,我国消费金融规模达到8.45万亿元。

  这些期限通常不超过1年的信贷产品,主要用以购买日耗品、衣服、电子产品和支付房租,而使用人群主体无疑是热衷于“超前消费”的年轻群体。

  长期研究消费文化的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刘晓程认为,在西方消费文化和国内产业结构、经济发展的多重因素影响下,青年表现出超前消费、重视个人快感和体验等消费文化新特征,“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现在拥有”。

  但对于过快增长的消费欲望、鱼目混珠的借贷产品、不合理的营销手段仍需给予更多关注,因为在“超前消费”这件事上,“需要做风控的不仅是借贷平台,还包括每一位消费者。”

  花钱变成数字“加减法”

  在收到支付宝2018年年度账单后,从事游戏行业的赵鑫着实被吓了一跳。过去一年里,他在支付宝中的消费达到8万元,领先96%的同龄人,在218次外卖的助攻下,饮食消费超过2万元位居榜首,交通出行、文教娱乐两项紧随其后,总数也超过了3万元……

  “还不包括在其他平台上的消费和线下支出。”朋友圈里,赵鑫一边自嘲已经实现了“账单式小康”,明明穷到举步维艰,却在账单里活出月薪几万元的风采。另一边也清楚自己税后8000元的月收入,很难支撑当下“奢侈”的生活方式。

  “至少90%是通过‘蚂蚁花呗’支付的。”和姚薇一样,赵鑫每月9日都要为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的“催缴单”埋单,“我这就是个工资中转站,常常是发完工资没焐热,就从我们老板的口袋跑到了另一个老板的口袋。”

  从大二开始,赵鑫就开通了“花呗”业务。刚开始向商家展示付款码时,他还有点难为情,觉得这是“没钱的表现”。但现在,赵鑫早已对这种消费方式习以为常,花呗额度也从最初的3000元上升到1万元。

  与此同时,赵鑫的消费观念也悄然转变,“原本买个稍微贵重些的东西,都要犹豫再三。可现在只要看对眼,甭管多少钱都会下单。”

  私底下,赵鑫分析过自己“冲动消费”的原因。“大概是花呗的数额不像是真实的钱,更像是一串数字的起起落落。”他告诉记者,一定程度上,正是这种虚幻的“富有”,助长了他的消费“欲望”,让他觉得多花1000元或少花1000元,没有太大区别,只是在还不上钱时,会心疼由此产生的高额利息。

  但赵鑫仍然将花呗作为支付首选,并开通了小额免密功能。在90后群体中,作出同样选择的人数超过1000万。根据支付宝2017年发布的《年轻人消费生活报告》,在1.7亿的90后中,有超过4500万开通了蚂蚁花呗,并有接近四成的90后用户将花呗设为支付首选。

  我的消费我做主?

  借助花呗、借呗、白条等方式的超前消费只是当下诸多消费观念中的一种,但年轻人选择超前消费的理由却各不相同。

  就职于北京一家媒体的李甜就认为“超前消费”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自己向亲朋好友借钱的尴尬。

  “刚参加工作,实习工资仅能解决温饱问题,但在北京的花销却很多,要租房、买生活用品,还有同事朋友间的人情往来。”摸着干瘪的钱包,李甜将“超前消费”定义为保障个人生活的“救命稻草”。

  然而,随着岗位转正、工资上调,李甜主动调低了自己的信用额度。“一方面,担心自己忘记还款或不能及时还款,让小钱滚成大钱;另一方面,是想遏制自己花钱的欲望。”

  与李甜的选择相反,浙江女孩张馨月屡次上调了自己的信用额度,“用贷款消费,将收入用于买定期、基金和黄金。”在读研的3年里,借助信用卡投资理财的方式,张馨月攒了6万元。

  相比于李甜和张馨月在超前消费中的从容淡定,大多年轻人仍然对“这月买下月还”的消费方式,表现出过多的依赖性,甚至产生了“自救式消费”“账单式脱贫”的调侃。

  大学生群体是其中的重要部分。艾瑞咨询公开发布的《2018大学生消费洞察报告》显示,大学生日常可支配金额为每月1405元,其中非必要支出达593元,主要用于个人社交娱乐、零食饮料、鞋帽服饰以及护肤彩妆等;提前消费意识强,50.7%的大学生使用过分期产品。

  还在读大三的张烁就时常为自己的“超前消费”行为感到懊悔。去年“双11”,她一夜之间花光了2个月的生活费。好不容易从“吃土”状态缓过来,又因为美妆博主的一句“这个颜色好好看呦”,一口气买下了几支口红。

  就在年轻人为了好看的皮囊、有趣的灵魂不断刷新消费额度的同时,大家按时履约的能力却有所下滑。

  在由支付宝和腾讯发布的两份数据中,或许能够窥得一二。2017年,支付宝发布《年轻人消费生活报告》指出,99%的90后能按时还款。但在今年1月,腾讯发布的《2018微信还款年度账单》中,只有61%的用户保持按时还款的习惯。

  甜蜜背后暗流涌动

  不具备还款能力就会带来一定风险。3年时间里,甘肃小伙王琪从一个雄心勃勃的创业青年变成了被超前消费“捆绑”的人,一度还因7张逾期信用卡想到自杀。

  “每天一睁眼就有20多万元的债务。”王琪告诉记者,2013年,读大二的他在朋友的建议下,办理了一张额度3000元的信用卡。从基本花销到投资生意,慢慢地,超前消费成为他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等到大学毕业,他已经拥有3张信用卡。

  一开始,靠打时间差,信用卡成了王琪的理财工具,他也钻研出一些提高征信额度的小窍门,“每一张卡留20%保底,增加使用频次,刷一些虚拟的境外消费。”

  但有些风险是未知的,2016年底,王琪创业失败。为了回本,他又陆续办了4张信用卡,通过套现,进行投资。

  然而,王琪的自信并没有带来好运。信用卡资金链一度出现断裂,滞纳金、利息、超限费以及信用记录上的不良标记,让王琪的生活彻底“乱套”。最困难的时候,他一天打5份工,直到凌晨两三点都睡不着。

  “信用卡借此还彼确实有机可乘,但大概只有10%的人会在这样的风险投资中获利。”一位从业3年的金融中介说,每个月,他会经手大约300单的贷款业务,其中70%的客户年龄在25岁至40岁之间。

  而此时,为了满足年轻人迅速增长的消费欲望以及超前消费的火热市场,一些鱼目混珠的借贷产品开始出现在市面上,并借助各种各样的营销方式,渗透进年轻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我信用分550,可以借4万元,还30天免息。”某借贷平台的广告中,一名20岁左右的男孩挥舞手机向身边的朋友炫耀。“哇,我信用分600,能借10万元呢!”另外一个年轻女孩子看到自己的借款额度兴奋地跳了起来,并邀请同行的朋友一起试试。

  在不到20分钟的时间里,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就在某互联网社交平台上刷出8种不同借贷平台的广告,最多时,每8条视频里就有1条是借贷广告。如果在这些内容上稍作停留,系统会更积极地推荐类似内容。

  通过观察,记者也留意到,这些广告有的甚至有多达1万的点赞量,但普遍存活期很短,往往几天的时间就会从平台上消失,转而被新的内容替代。但它们的宣传口号,全都大同小异,普遍声称只需身份证和手机号即可提交贷款申请,最高贷款20万元,有的还可提供最长30天免息,甚至1分钟就能完成申请,最快3分钟到账。

  每一个“甜点”背后可能是欲望的深渊

  既有超前消费的诸多诉求,又有保障超前消费的金融平台,还有一点即达的推广渠道。从表面看,当下社会似乎打造了一个拥有强劲动能的消费市场,而超前消费也为年轻人谋取了发展“红利”。

  可在一些专业人士看来,在我国由生产型社会到消费型社会的转变之中,年轻人的超前消费多少有些“畸形”,也存在一定的风险,需要社会给予更多关注。

  “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因其扩大流量、获取用户的需求,往往会进行强营销,高频率、高密度宣传。”北京大成(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陈翠指出,根据目前阶段正在进行的网贷平台核查整顿,网贷平台的宣传至少不应对未来效果、收益或者与其相关的情况作出保证性承诺,夸大或者片面宣传投资理财产品,或是引用不真实、不准确或未经核实的数据和资料,“最快到账”“低息”等字眼涉嫌违规。

  华南理工大学法学教师、执业律师叶竹盛则将金融公司借助互联网平台高频推送借贷平台的行为,比作诱使年轻人沾染提前消费的“经济鸦片”。

  他表示,根据“信息瀑布效应”同类信息轰炸的结果,会导致受众非理性地接受这个信息,作出非理性的决定。“法律并无明确禁止,但从社会责任上讲,片面鼓动没有偿债能力的年轻人借贷,是存在商业伦理问题的。”

  但在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刘晓程看来,超前消费本身只是一种消费形式,并非仅仅受到广告、公关、传媒的影响,反而和社会的物质层、制度层、观念层息息相关。“一些消费陷阱的出现,正是物质层没有合适的消费产品,制度层缺乏行之有效的监管,而个人又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做出能力以外的盲目追逐行为,再加上外部环境鼓吹‘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一切’的错误观念综合影响所致。”

  他强调,青年群体正处于人生相对不稳定阶段,如果一些商家追逐挖掘“人性之欲”,通过心理学工具不断唤醒“人性之恶”,激发消费欲望,就会诱导公众形成不合理、不健康的消费观念,并最终导致一些青年人陷入超前消费、过度消费的追逐,导致诸如“套路贷”问题出现,伤害个人信誉,造成家庭关系破裂,使个人的学业、成长受到影响。

  至于如何规避这些风险,刘晓程认为,社会应该给青年群体创造更多消费升级的条件,并通过教育、告知的方式,讲清楚超前消费的类型、边界、以及过度消费可能产生的后果,让大家能够在满足生存、服务发展和合理享受之间找到个人消费体验上的一种理性平衡。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每一个恩惠背后,可能是欲望的深渊。”叶竹盛同样提醒年轻人注意,超前消费表面温情的背后,“一定是赤裸裸的资本逻辑,年轻人在消费时一定要学会控制风险,量入为出。”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张夺 王豪 来源:中国青年报

他们不禁想起,如果大朔皇子没有突破至谛视期,依旧处在龙跃境界,两名至尊之战,究竟谁才是真正的龙跃第一人?而就在这道咳嗽声响起的一瞬之间,在山道东向的坡顶上,一枚弩箭“嗖”的一声激射而出,紧接着第二枚弩箭就从离着第一枚弩箭射出位置不远的地方,紧跟着一射而至。

  多家明星工作室登上东阳“纳税榜”
   统计显示顶尖企业纳税额下降 张艺兴工作室纳税近2000万元

  昨天,浙江省金华市下辖东阳市通过社交平台“东阳发布”对外发布了“2018年度纳税大户企业名单”,其中对“纳税十强企业”、“纳税超五千万元企业”、“纳税超千万元企业”、“纳税超五百万元企业”等分别予以通报。不过,或许正是这份名单引发了太多关注,北京青年报记者昨天傍晚再度登录“东阳发布”时,发现这份纳税名单已经被删除。

  多家明星工作室“登榜”

  根据这份纳税榜,张艺兴为法人代表的东阳横店张艺兴影视工作室纳税1913.62万元,杨幂为法人代表的东阳横店杨幂影视工作室纳税1553.33万元,景甜为法人代表的东阳横店景甜影视文化工作室纳税1043.73万元。除了这三家纳税超千万的明星工作室外,华晨宇、迪丽热巴、鹿晗、秦俊杰、刘涛、靳东等明星担任法人代表的工作室,去年纳税额也都超过了500万元。榜单显示,华晨宇的工作室纳税额为792万元、迪丽热巴的工作室纳税666万元、鹿晗的工作室纳税634万元、秦俊杰的工作室纳税567万元、刘涛的工作室纳税548万元、靳东的工作室纳税533万元。

  此外,在东阳市昨天发布的“纳税超亿元企业”名单中,王中军和王中磊的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位列第五,2018年度纳税3.26亿元;制作出品了《北平无战事》《琅琊榜》《伪装者》《欢乐颂》等多部大热影视剧的东阳正午阳光有限公司排名第九,去年纳税额为1.29亿元;编剧于正持股63%的东阳欢娱影视文化有限公司位列第13位,去年纳税额为1.01亿元。

  明星企业去年纳税额下降

  虽然这些明星企业由于可观的纳税额吸引了眼球,但事实上,相比上一年,这些顶尖企业的纳税额反而有所下降。据统计,华谊兄弟2017年的纳税额达到了3.63亿元,2018年的额度其实有超过一成的降幅。东阳正午阳光有限公司去年的纳税额更是比2017年缩水一半以上。包括运营多家电影院的横店影视去年的纳税额也有约8%的下滑。

  整体来看,去年东阳影视行业的纳税情况呈现出上纳税榜的明星数量和纳税总额明显提升,但是顶尖企业的个体纳税额下滑幅度也较大。对此有税务人士评价,其实这是一种正常现象,去年影视市场的大环境使得行业整体税收出现调整,但是随着影视行业税收监管的加强,越来越多的中小型影视企业纳税更加规范,增加了行业税收总量。

  “纳税榜”现身半天后被删

  由于拥有横店影视城这座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影视拍摄基地,东阳当地的影视产业聚集效应明显,众多知名一线明星在内的一大批艺人均在此设有工作室。根据东阳市政府公开的信息,横店影视文化产业从1996年起步,目前已成为全省乃至全国当之无愧的“排头兵”。截至目前,横店影视文化产业实验区已吸引近1200家影视企业入驻。

  正是基于在全国影视行业的影响力,在去年开始的影视行业税务整顿中,东阳也成为了一个敏感的地方。去年9月初,横店当地的影视工作室陆续收到了来自东阳市税务局下发的税务事项通知书。通知显示,依据《个体工商户税收定期定额征收管理办法》,影视工作室已不符合个体工商户税收定期定额管理条件,2018年6月30日起将终止定期定额征收方式,要求影视工作室45天内按照定额终止前执行期内每月实际发生的经营额、所得额向主管税务机关进行分月汇总申报。终止定期定额后,征收方式将改为查账征收。

  据了解,定额征税是税务机关对于一些账目资料、收入凭证、费用凭证难以完整收集的行业实施的定期定额征税的制度。对影视行业税收从定期定额征收改为查账征收方式的这一举动,在本就敏感的影视行业税收整顿中,立即被视作一个重大信号。此后,当地税务部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强调这只是其内部做法,不代表其他地区的政策。

  北青报记者昨天傍晚再度登录“东阳发布”时,发现这份纳税名单已经被删除。不过,在昨天东阳市发布的《2019年全市干部大会表彰先进单位和先进个人》内容中,在“纳税超亿元企业”名单中还可以看到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东阳正午阳光有限公司、东阳欢娱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的名字;在“纳税超五千万元企业”名单中还包括了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新丽电视文化投资有限公司、东阳盟将威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等影视行业企业。不过,这份名单中没有显示相关企业的纳税额。

  文/本报记者 张钦 统筹/余美英

巨大的湘阴防线的海浪沙滩四处都是战场之上的士兵,和医疗兵。这里始终是经历了一场战争,不过大量水怪及地势良好的问题,这里由原来的最主要战场变成了次要战场。独远,沈月柔,曲之风,冰玉,御剑至此,剑光一折,远远凌空一落。那男子手中的长剑嗡嗡鸣叫,手中的长剑身影更加的模糊了?石某希望,阿诚指挥官作为石府近卫军的高级指挥员,务必要在发展战略上运筹帷幄,有个明确的方向,要在战术手段上智计百出,能够身体力行。

© 2018 盛菲生活网版权所有 盛菲生活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文明上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