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容 > 正文

江苏南通候审毒贩脱逃仍未落网 公安部发出A级通缉令

2019-02-20 23:04:02 编辑:笹岛薰 来源:盛菲生活网

看着蔡温泉恼羞成怒的样子,诸啸天觉得很畅快,很过瘾。他笑了起来,血水从他的嘴里面开始流淌着。他那双有力的大手,紧紧攥住了刀柄。在自己体内,有一股强大,闪着雷光的雷系灵力正快速在自己体内疯狂肆虐,所到之处,这股强大的雷系灵力没有丝毫顾忌般的狠狠在破坏着无名的身体组织。独远身负双剑,挺戟而立,目光一收,微微怒道“你说什么,暂停营业?”

“没事……没事,徒弟”诸啸天提起最后的一口气,笑着说道。黑色的巨掌向前一推,紫色的巨剑轰的一声崩裂,化作一缕缕紫色能量向着四处散去,而那一尊百丈魔影脚步却丝毫不停,狞笑着向着无名冲去。

  36岁的陈素珍是云南金平县金水河镇口岸边境小学三年级的教师,毕业于红河州民族师范学校,拥有中专学历。

  读书让陈素珍从世代居住的深山中走了出来。她穿着打扮入时,生活方式和思想观念发生了很大变化。更难得的是,她以一己之力,逐渐改变了整个家族的命运。

▲云南金平县金水河镇口岸边境小学三年级教师陈素珍。岳廷摄

  “我是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陈素珍回忆说,以前寨子里的交通非常闭塞,要走三四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通公路的地方,“进了寨子里就不想再出来,出来了就不想再进去。”

  小学四年级开始,她要走20多公里山路去南科中心完小读书。所幸的是,当时寨子里还有一个女孩和她一起读书,这让她走在上学的路上感觉不那么孤单。

  陈素珍说,自己儿时的理想是当一名司机,“因为司机可以开着车到处跑,想去哪里都可以。”

  那时候,莽人还不太会种庄稼,有时一年到头只能收获一袋谷子。他们过着以打猎为生的生活,住的是用木头和干草搭建的房子,常常面临没衣穿、没饭吃的困境。

  莽人整体受教育程度很低,家长们不太清楚教育的重要性,也不会去接送孩子上学,更不会过问孩子的学习情况。小孩子们经常逃学旷课,一般小学没读完就辍学回家,等到十三四岁就结婚生子,重复着上一辈人的生活。

  但陈素珍不想这样,她想要离开。“小时候,寨子里经常有领导和工作人员来视察。我觉得他们很潇洒,很威风,但村子里的生活太难熬,于是就想着一定要走出去。”

  “我是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据陈素珍回忆,在去金水河镇读中学时,她租户背着一大串自家编的箍凳走到镇上去卖,一个卖8元,就靠着这些钱进了学校。那时候,学校每个月会莽人学生发30元补助。

  2000年是陈素珍人生中最关键的一年。那一年她读初三,班里仅剩3名莽人学生。也是那一年,学校取消了每月的补助。但是,“一定要走出去”的信念让她坚持到了初三毕业,参加了毕业考试。

  正是在那一年,一直关注莽人的红河学院的杨六金教授帮她联系了红河州民族师范学校。陈素珍很感激杨教授,“我根本没想过能出来读书,多亏了杨六金教授”。

▲“莽人”教师陈素珍和她的学生们。岳廷摄

  “读书好,可以改变命运”

  靠着知识,陈素珍走出了深山,也改写了家族的命运。

  陈素珍是家里的老大,有六个兄弟姐妹。看重教育的她对弟弟妹妹管得很严,“弟弟妹妹们都是我教出来的,但他们很怕我,不会主动和我联系。”

  在陈素珍的管教下,三弟成了村子的村医,六妹也读完了中专,七弟初中毕业后到深圳打工,还带出去了很多村民。

  陈家也成了莽人村中的富裕户。二弟陈卫感慨道:“大姐(陈素珍)对我们的影响很大。”

▲陈素珍的二弟陈卫。岳廷摄

  现在陈素珍住在金水河镇,她的丈夫也是口岸边境小学的老师,儿子今年9岁。陈素珍说儿子的好奇心很强,一会儿想当兵,一会想当警察。但夫妻俩想让孩子进大城市读大学。为了实现这个规划,陈素珍准备过几年送他去师资更好的蒙自市上学。

  我们问她如果有一天儿子不上学了怎么办,她坚决地说:“不能,我不会让他不上学的!”

  2008年以后,莽人从老寨子搬到了新的安置点,水泥路通到了村子口,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了电视机、电冰箱、摩托车,也都养了鸡和猪,家门口的空地上也种满了青菜。虽然生活条件好了,但莽人的教育观念依然比较落后。

  在撤点并校以后,现在莽人村的小孩都要到20公里外的南科中心完小寄宿读书。但是,每个周末大人们依旧不会去接送孩子,有的家长甚至连孩子跑到外地打工了都不知道。

  陈素珍无奈地说:“莽人不像其他民族那样重视教育,不知道读书的重要性。”时至今日,出去读初中的莽人学生还是寥寥无几。

  只要回村,陈素珍总是免不了和亲戚唠叨几句孩子的教育。陈卫说:“大姐总是跟我们说,要对自己的孩子负责任,要纠正他们的坏习惯,要把他们供成才。”

  由于担心二弟家的小儿子在村里读书会受到不好的影响,陈素珍两年前就把他接到了自己身边读书。她笑着说:“侄子现在的学习很不错,要是继续待在村里,估计难以取得这样的成绩。”

  2017年,陈素珍花10万元买了一辆汽车,回村方便了很多。她偶尔会带着孩子回去看看,她依旧熟悉村子里的生活,但她的思想观念变了。

  她说:“生活不一样了,与村子里的同龄人不是很谈得来。”毕竟,像她这样尝到读书甜头的人,在莽人群体中依然不多。

  但好在随着国家和社会对莽人群体的关注,他们也开始接触到外面的世界,越来越多的年轻莽人外出打工。在与现代文明接触后,也开始意识到知识的重要性,开始重视对下一代的培养。(史恩赐)

姜遇慌不择路,向着近处的秘地极速奔进,因为体力透支,随时都要栽倒在地。独远,沈月柔本想入城之后和平常一样入一处客栈休息片刻,却见旁侧商业街道上的店面,都张贴着一处处红色醒目的告示,上面写道,暂停营业,择日在张。除此之外,独远,孤月一路街道前行,一路之上仍旧是有一些商人老板,和店铺之中的伙计,贴着醒目告示,关着沿街上所经营的店面。一处,两处,隔间差五,独远,沈月柔一路沿主道而行,四处都是这样四下慢慢关闭店铺的情景,关店铺的店伙计默默无闻,店铺之中的老板唉声叹气。不过,远远却见,蒲圻城主道中思航仅有的几位路上的行人,确实是撒着腿迈着大步,往前方蒲圻的万善堂方向跑去。

  吴京、黄渤、沈腾、邓超、王宝强最具票房号召力透过参演类型片多少看“估值”

  五位百亿先生谁的含金量最高

  总票房102亿

  票房过亿影片6部

  喜剧1部 动作4部 科幻1部

  总票房99亿

  票房过亿影片7部 喜剧7部

  总票房96亿

  票房过亿影片12部

  剧情1部 喜剧9部 动作2部

  总票房98亿

  票房过亿影片14部

  剧情2部 动作5部 悬疑2部

总票房101亿

  票房过亿影片15部

  爱情1部 喜剧6部 悬疑2部 剧情1部 冒险1部

  今年春节档至昨日截稿时,内地总票房已经超过70亿元,屡创新高的同时也催生出内地男星吴京和黄渤两位影星总票房双双过百亿元,紧随其后即将迈入总票房破百亿元俱乐部的男星是沈腾、邓超和王宝强。新京报统计五位演员的总票房,以及他们作为主演且票房过亿元的数据,可以看出,黄渤出演的类型最多样,戏路最宽。撰文/混天豹

嗯……既然石府决定之事并不会惹上什么麻烦,那我看就这么办吧,阿诚那边的上月进账还没有收回来,老管家务必催上一催。他有些茫然了,道心本就受损,加上此刻心烦意乱,心智不通明,几乎要陷入魔障之中。关键时刻,脑海中的神秘小人散发光芒,镇压住了心神,才让他勉强避过一劫。这让存在无名体内的白衣少女,对于无名的强大意志,感到非常满意,无名在如此年轻的时候,便拥有这么强大的意志,再加上无名的强大修炼天赋和他的那个强大的冥道噬魂刀剑的存在,足矣藐视武尊以下所有的人。

© 2018 盛菲生活网版权所有 盛菲生活网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文明上网 网站地图